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石翁谢礼波的博客

诗求含蓄文求实;石贵天然人贵诚。

 
 
 

日志

 
 

〔诗话〕双轨并行原则下如何使用“平水韵”〔引用〕  

2010-12-23 10:23:46|  分类: 引用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羲里谪仙《诗韵改革之我见》节录

  双轨并行,新旧韵书并用,让诗人根据自己的习惯在《佩文诗韵》与《中华新韵》之间自由选用,实在是解决用韵问题的良方。然而,今人用古韵,存在一个音变问题,值得注意。在坚持双轨并行的原则下,倡导古韵字的选择性使用,对于诗歌的和谐统一不无好处。因为旧韵书中的许多字,古代的读音与现代普通话读音相去甚远,如唐代诗人李商隐的五绝《登乐游原》: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诗中两个韵脚字“原、昏”,均在平水韵上平声“元”韵中。唐宋人可把“原”读作“yún”,可今人必须读“yuán”。唐代人“原”“昏”同韵,是古代语言所决定的,是当时语音现象的反映,有历史的痕迹。我们读唐人的诗,对“原”“昏”同韵觉得无可非议;而读今人死搬硬套平水韵作出的类似“原”“昏”同韵的诗,感受就不一样了。因为他明明知道自己是现代人,说的是普通话,天天把“原”读作“yuán”,却偏偏在作诗时装起古人来,用古人的语音说话,非把“原”读作“yún”不可,岂不是邯郸学步?况作为读者,我会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正确对待李商隐其人及其诗,却无法用古人的语音来对待今天的某人及其发古音的诗。道理很简单:时过“音”迁。因此,在运用平水韵作诗时,应当倡导避免在一首诗中使用同一韵部中现代已发生音变而不同韵的字,有选择性地使用韵字。如“冬”韵中的“冬”与“禺”,“江”韵中的“江”与“淙”,“佳”韵中的“佳、娃”与“街、鞋”与“排、怀”,“元”韵中的“元、原、源、反、番”与“温、孙、昏、痕、根”,“灰韵”中的“灰、魁、瑰”与“才、来、灾”等等,它们在平水韵(《佩文诗韵》)各韵部中分别属同一韵部,但那是古代语音现象的反映,现代普通话已把它们重新分了“家”,现代人就应该参照普通话读音,有选择性地区别对待。因而我们可以把“灰”韵中的“灰、魁、瑰”之类古今同韵的字用在同一首诗的韵脚,而把“才、来、灾”之类古今同韵的字用在另一首诗的韵脚,使之既符合平水韵,保证诗不出韵;又符合诗韵和谐统一的要求,增强诗的音乐美和艺术表现力。如我近来写的另一首小诗:
                咏玉泉观     五律
        巍坡起楼观,岫洞卧神仙。瑶殿飞金翠,灵山涌玉泉。
        石阶连险径,曲槛布层巅。云路风吹雨,天门树落烟。
  诗中平仄均依平水韵,韵脚押下平声“先”韵,且完全符合《中华新韵》和《诗韵新编》的“寒”韵,四、八句中的“玉、落”二字,古为入声,今为去声,同为仄声。这样运用古韵,就不会与今天的语音发生冲突。因此,在运用古韵作诗时,我们应当尽量避免使用同韵部中与现代语言音势差异较大的字入同一首诗,更好地推广应用《中华新韵》。
  新诗韵是新的历史条件下先进文化的需要,它只能伴随着时代的旋律应用而生,为时代服务,并与时俱进,不断完善。这就要求我们继续深入探讨和研究普通话音韵与古音韵的联系与区别,制订出一部社会公允的《中华新韵》来,进一步促进中华诗坛的繁荣。
  评论这张
 
阅读(529)|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