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石翁谢礼波的博客

诗求含蓄文求实;石贵天然人贵诚。

 
 
 

日志

 
 

〔原〕井坛 麻石板  

2008-08-10 06:40:11|  分类: 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也忘不了,老屋门前那个井坛,和井坛旁边那两块麻石板。

那口井,井水清洌甘醇,半个村子百十户人家都到这挑水吃,因此,我家门前总是人来人往,从不寂寥。井坛很宽敞,夏夜,人们总爱到这来闲坐纳凉。井坛旁边有两块很大的麻石板,人工打磨过的,长方形,平展展,光溜溜。夏日,石板被晒得发烫。每当太阳临近西山,奶奶就给石板泼上两桶水,不一会就干了,石板变得凉凉的,让人坐起来很舒服。

夕阳西下,天空飞霞流彩,第一个到井坛旁边纳凉的总是我的爷爷。他既不坐井坛,也不坐石板,总爱坐一只条凳,一坐就几个小时不挪地方,只是不时挥舞一下葵扇,驱赶蚊虫。爷爷是全村最年长的老人,也是最富农事经验的老农,人们经常借纳凉的机会向爷爷请教一些农事上的问题,或者询问明天是晴还是雨,好安排活计。

夜幕降临,大人们忙完了活儿,陆陆续续走出家门,坐到井坛或者麻石板上纳凉。小孩子们先是忙着玩“老鼠偷油”、捉迷藏之类的游戏,或者东奔西跑捉萤火虫,待到玩够了玩累了,才想起到麻石板上来歇息。他们喜欢在凉凉的石板上躺着,于是互相争夺地盘,你拱我一屁股,我蹬你一脚,不一会就会爆发“战争”,于是招来大人们的呵斥:“都坐着都坐着,要睡回屋里睡去!”谁愿回屋里睡?多热呀!大人们则慢慢拉起了家常,从农事拉到天气,从年成拉到居家过日子……如果谁家有活儿忙不过来,只要说一声,明天就有人七手八脚去帮忙。

在纳凉的人中,娥丈是最受欢迎的一位。娥丈是娥姑的上门夫婿,他原是城里人,会做许多乡下人不会做的物件,比如糊花灯、扎纸鹞,因此小孩子们都喜欢他。他还会讲三国、水浒、杨家将,不但小孩子们爱听,大人们更爱听。大人们常常一听听到深更半夜,小孩子们则总是边听边睡,不久就进入梦乡,直到被大人摇醒,或者干脆被大人抱回家去。

井坛和井坛旁边那两块麻石板,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多少年过去了,它常常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际。

有一回回到阔别的故乡,村子的面貌已变得认不出来,一幢幢高大敞亮的新房平地兀起;老屋门前那口水井还在,可是没有人来打水,因为家家都有自来水了;井坛依旧,井坛旁边那两块麻石板依旧,虽说正值“七热八热热屋里”的时节,晚上却没有一个人来纳凉。后来我才知道,如今乡亲们都已告别了那种低矮的老屋,住房讲究隔热通风,而且家家都有电扇,更阔绰的还有空调,全无先前夏夜屋里闷热如蒸笼的难耐;家家单门独院,铁阑珊门紧紧关闭。人们白天各自忙活、做生意、挣钱,晚上各自在凉爽的屋里看电视、听音乐,为什么要到井坛旁边来纳凉呢?

论起生活状态,乡邻们都满足地说,“如今比以前好多了”。这是事实;但我却感到失去的太多了,比如以前人们那种融洽无间的甜蜜和温馨。

(本篇原载《青海日报》1998年8月21日《周末版》)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