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石翁谢礼波的博客

诗求含蓄文求实;石贵天然人贵诚。

 
 
 

日志

 
 

〔原〕康巴寻宝记  

2008-07-16 05:56:53|  分类: 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发现“石蛋”

“康巴石蛋”是十年前在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康巴村发现的新石种。这一发现,首先应归功于我的朋友韩宁一先生。

韩宁一和我同在一家企业工作。在我的同事兼石友这个小圈子里,四十刚出头的韩宁一是最年轻的一位,我们都叫他“小韩”。当初,小韩是为了寻找互助玉而到互助去的。从住处到互助虽有公路,但不通汽车,而且不但崎岖难行,还要翻过一座大山,凭我们的自行车是无能为力的,徒步更不可能。再说互助玉是一种玉石,我和其他几位石友都不大感兴趣,所以不想去。小韩借了一部摩托车,独自去了两趟。头一趟只寻得几块互助玉,第二趟不但寻得互助玉,而且寻得一块天然造型石——一个惟妙惟肖的“酒坛”。

图1

听说他寻得“酒坛”,我立即上门去看。嗬,那真是一件宝贝呵!(图1)一块圆球体石头,细腻光洁,直径约有18厘米,上部一侧长个小疙瘩;那小疙瘩连同大圆球一同被天然地“切”出一个平面,恰似一个带嘴儿的大肚广口坛。小韩又找到一个直径较小的半球体扣在“口”上。妙极了,俨然一个朴拙的“古坛”!

我们曾经见过许多奇石收藏家收藏的名为“古坛”“酒坛”“陈酿”等等坛形造型石,却从未见过如此形状酷似而古朴雅致的天然“古坛”!

更有意思的是,当此石于1999年在西宁市第一届观赏石展上展出时,担任评委的青海省地矿专家董必谦先生竟以为是一件人工磨制的先民遗物,直到笔者请他仔细鉴定,并向他出示了两件不同造型的“康巴石蛋”之后,董先生方才相信这的确是一块天然造型石。

韩宁一告诉石友们,在互助那条小河的河滩上,还发现了许多圆球体的石头,当地老乡叫做“石蛋蛋”,他没有捡,只捡回了这个“酒坛”。

(二)康巴寻宝

小韩的发现,引起了石友们的极大兴趣,都想到互助去一趟。可是那条通达互助的过山公路正在修筑之中,更加崎岖难行;我们是同一家困难企业的职工,拿不出钱来雇车,而骑自行车又的确没法去,只好“望山兴叹”。到1998年初夏,崭新的柏油马路建成了,一个假日,正是一夜大雨过后,我和杨可孝、赵尚臣以及赵尚臣的儿子小赵,由小韩做向导,五个人骑着自行车,兴奋地向盼望已久的互助出发了。

自行车离开227国道,新修的柏油马路虽然平坦,却是步步登高。才走了几公里,五个人全都累得气喘吁吁。年龄最大体质较弱的我被拉下一段距离,小韩回头发现了,减慢速度陪我同行。坡越来越陡,我越来越蹬不动了,只好推车而行,小韩也下车陪着我,一同推着自行车走。

走了几公里,前面的赵尚臣爷俩和杨可孝在桥那一头等我们。大家休息了一会儿,往前的路更陡了,谁也骑不动车,只好一同推着自行车走。

过了山口,前面就该下坡了。当我到达山口的时候,赵尚臣爷俩和杨可孝都已骑车顺坡而下,小韩正在等我。杨可孝车闸不灵,不敢放开速度,只好小心翼翼地慢慢下溜。我和小韩很快超过了他。而赵尚臣爷俩早已一溜烟下去,没了踪影,大概早已拉下我们几公里了。

到了山下,拐入一条土路。这条土路对我们来说真是糟糕透了,一夜大雨把浮土变成烂泥,自行车沾满泥巴,推不动,赵尚臣爷俩和小韩扛着车,两步一滑,跌跌撞撞;我和杨可孝用的是女式车,没有大梁,扛不了,只好用手去抠车上的泥巴,可是不顶用,推两步又沾满了……好容易捱到那条小河。

小河很小,宽处也就百来米,窄处只有二三十米。河水倒像一条涓涓细流,一片连一片全是河滩。河滩上有很多老乡在挖土取沙,留下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土坑和土石堆。我们开始寻找,从一个坑转到一个坑,从一个土石堆转到一个土石堆。

突然,十七岁的小赵高兴地叫起来:“爸爸,石蛋!石蛋!”只见他手里托着一个滚圆的石头,像托着一个皮球,朝他爸赵尚臣奔去。我和杨可孝也急忙凑过去看,大家都为在这条小河果真能找到“石蛋”而兴高采烈。

不多久,五个人都各自发现了“石蛋”。开始,见到“石蛋”就往背篼里捡,发现大的就把小的扔掉,发现形状滚圆匀称的又把形状不理想的淘汰,像黑瞎子掰苞米一样,非常高兴;但后来那股高兴劲儿就逐渐消失了,因为大家都是为找“酒坛”而来的,可如今找了半天,所发现的都是圆滚滚光溜溜的,连一个带“嘴儿”的也没有。

小韩带着鼓励的声色说:“再往上走,上面‘石蛋’多,也许能找着!”

抬头望去,前面是一座石桥,桥那边河床上,依然是一个又一个的土坑和一个又一个的土石堆。

大家深一脚浅一脚推着自行车走,正准备从桥洞底下过去,突然,走在最前头的杨可孝把自行车支起,跳到坑里捡起一块石头,高高举起,抑制不住喜悦地喊开了:“哈哈!这是什么?”

大家围过去争着看:好家伙!一个略显扁圆的“石蛋”,左右两侧在理想的位置上对称地长出两个小疙瘩。这不是一把茶壶吗?(图2)这稍微小一点的小疙瘩是它的嘴儿,这稍微大一点的小疙瘩就是把儿呵!

“呵呀呀!多像啊,一把茶壶!”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表面太粗糙一点!”

“粗糙一点好啊,不然人家还以为是人工制造出来呢!”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了一番之后,便各自寻找去了。依然溯流而上。

图2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除了杨可孝那把“茶壶”之外,谁也没有找到“坛”呀“壶”呀那种冀望中的宝贝。

前面又是一座石桥。

到了桥上游,我们彻底失望了。这里河滩十分开阔平坦,“石蛋”却是一个也没发现,更不用说“坛”呀“壶 ”呀什么的,甚至这里已没有下游老乡挖土取沙那种热闹场面,只有一男一女显然是两口子在那里挖。

大家都已饥肠辘辘,见河边有一片树林,林间地面平坦,便围坐在树荫下吃起午饭来。一边吃饭,杨可孝一边拿出他的“茶壶”来欣赏。

一会儿,挖土取沙的两口子老乡也停了活儿坐在离我们不远的树荫下吃起饭来。我们把带来的牛肉、火腿和酒分一些送给老乡,老乡把熟土豆分一些送给我们。懂得当地语言的小韩跟老乡聊了起来,我们便半懂不懂地听着。

老乡见我们捡“石蛋”觉得奇怪;又告诉我们,在那边那条山沟里,“石蛋”有的是,下游河沟里的“石蛋”都是从那条山沟里冲出来的。我们一心只想着带“嘴儿”带“把儿”的“坛”呀“壶”呀,就让小韩问老乡,有没有长了疙瘩的“石蛋”。老乡说,什么样的都有。我们将信将疑,骑车朝那山沟而去。       

到了山沟口上,我们看看地形,看看土质,疑团骤生。这山沟两边的山全是黄土山,黄土里怎么会生出“石蛋”呢?看来我们被戏弄了,都说不必进沟去,肯定白费工。只有小韩主张,还是进去看看吧。他把自行车放在山坡,背着背篼逆山沟而上,我们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不知走了多远,奇迹果然出现了。开始是在水沟的黄泥汤里,零星发现了几个“石蛋”,越往里走,“石蛋”出现也随之越多。有的在路边、水沟旁整个裸露着;有的在山坡、烂泥里露出一点点,有的土坎崩塌下来,半个“石蛋”就在黄土里嵌挂着,用手镐一刨就下来了。对那些圆圆的“石蛋”,我们谁也不感兴趣,各种奇形怪状的“石蛋”畸形体才是我们猎取的目标。

沟底很狭窄,谁走在最前头谁就获得“首先发现权”,但要仔细寻找就必须落在后面。不用说,“首先发现权”一直被十七岁的小赵牢牢掌握。但走在最前头有时是要吃点苦头甚至冒点危险的。沟底有的地方积满烂泥,表面看不出来,一脚下去,烂泥没过膝盖,如果没有人来拉,就会越陷越深;后面的人便免了这烂泥没膝之苦了。

图3

这条山沟一进一出,几个人都各有收获:赵尚臣爷俩得到一个大“酒坛”;小韩获得一顶大“帽子”;杨可孝今天看来跟“茶壶”特别有缘,他又寻得一把“茶壶”;我觅得一个不大不小的“葫芦”(图3),还有一荚大“花生”(图4),皆大欢喜。

图4

(三)命名

当我们将要骑车返回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应该打听一下这条小河叫什么河,这条山沟叫什么沟。这“任务”自然由小韩去完成。小韩问的结果,这条小河没有名字,就叫大沟;这条山沟也没有名字,就叫山沟沟。当然村子还是有名字的,叫康巴村。

于是我建议将这种“石蛋蛋”命名为“康巴石蛋”,大家一致赞同。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