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石翁谢礼波的博客

诗求含蓄文求实;石贵天然人贵诚。

 
 
 

日志

 
 

〔原〕郝师傅(小小说)  

2008-06-02 07:18:38|  分类: 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多年前的事了。那天在城里,两个骑车人摔倒在地,实在是我惹的祸。也就在那天,我认识了郝师傅。

横过马路之前,我是两头望了望的,见两头都没有汽车过来,我便瞅住空档,小跑过去。没想到刚跑两步,左边飞来一辆自行车,眼看就要撞到我身上,躲闪已来不及,心中掠过一阵恐惧,突然那自行车连车带人摔在地上,就在我的身旁!紧接着又飞来一辆,撞上了倒下这一辆,也连人带车摔下了,两辆车两个人摔在了一堆。骑车者是两个小青年。幸好车没撞着我,我也没撞着车,是他们在车速太快的情况下急刹车造成的。我想,这事互不相干;出门在外,少惹是非,那俩小青年好人坏人难说,不定他们爬起来会给我栽祸呢,三十六计走为上,我逃也似地离开他们,过了马路。约摸“逃”了三四十米,那俩小青年撵上来了,捭住我的肩膀气势汹汹地问:“你怎么搞的?害得我们摔在地下……”我辩解说:“这,这与我无关!”话刚出口,内心已经意识到,他们的摔倒的确是由于我突然横过马路造成的,他们是为了不撞着我才急刹车的啊!这下,挨几下拳脚免不了了,如今的小青年几个好惹的!我只想尽快脱身,情急之中,竟连一句道歉的话也没说出来。

就在这时,一个熟人出现了,他是跟我同厂的一位职工。我刚调到这个厂子不久,他认识我,我只见过他的面,并不认识他。他问明了事由,就一叠声地替我向那俩小青年道歉,我也道歉两声,很快就将一场风波平息了,免了我挨人拳脚的苦头,我十分感谢他,也深深佩服他处事的老练。唠了几句,才知道他姓郝。他看来比我大不了两三岁,我是新来乍到,叫他师傅,他也叫我师傅。

下午返厂,我和郝师傅在长途汽车站不期而遇了。周末人多,郝师傅正在排队买票,见我来了,就多买了一张票给我,我给他钱他硬是不要。上了车,两个座位刚好在一起,他把临窗的座位让给了我。逛了一天街腰酸腿疼的,上车有座,看有的人买了站票只能站着,我从心里对他更加感激。

长途汽车出了城,半路上又上来不少人,过道也被站满了。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太,被挤到郝师傅身旁,她臂弯里还挎个大提包,十分吃力。我想郝师傅这样的热心人,一定会给她让座。可是出乎我的所料,郝师傅视若无睹,只顾找话和我聊天。过了一会,我感到过意不去,打算将自己的座位让给老人,刚站起叫了一声“大娘”,大娘没听见,我却被郝师傅按坐在座位上,他挨近我的耳朵悄声说:“又不认识她,别管了!”

我身边这位郝师傅,忽然变得模糊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