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石翁谢礼波的博客

诗求含蓄文求实;石贵天然人贵诚。

 
 
 

日志

 
 

〔原创散文〕早钓北川河  

2008-04-24 17:09:19|  分类: 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川河发源于青海省大通县北部,于西宁市汇入湟水河,其中下游有40多公里流经西宁市北川地区,故名。我居住的小区就在北川河畔。我喜欢在北川河野钓。有时间,就跑远一点;没时间,出门几百米就到河边,也能享受野钓的乐趣。

在我的钓鱼经历中,最过瘾的莫过于在北川河上游的那次早钓了。

听说北川河上游鱼多,又“傻”,很好钓,尤其是早晨,我很想去过把瘾,但北川河上游在达坂山区,前无人家后无店,路途又远,如何去早钓?我和钓友们琢磨了好久,最后选择了大通牛场那个地方。那里山坡平缓,地势开阔,绿草丰茂,北川河上游就从牛场流过。我们想,即是牛场,就必有人住的地方嘛!

那年夏日的一个中午,我约了两个钓友,背上钓具,带上干粮,骑着自行车,沿着宁张公路,向牛场进发。从小区到牛场54公里,道路崎岖,而且全是上坡路,三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好在公路始终傍着北川河,累得不行,一看地势好,就停下钓一会儿。一路上山清水秀,风光迷人,我们走走停停钓钓,外加游山玩水,到了牛场,天已全黑了,什么也看不见。说也奇怪,牛场竟找不见一个人,也找不到人住的地方,只有牛棚。我们只得把一间牛棚里的牛“请”出去,聊以夜宿。我们铺平地上的干草,坐在上面,喝点烧酒,吃点干粮,不一会儿,瞌睡虫袭来,三个人便倒头大睡了。虽是仲夏,但高原的夜寒气逼人,我们都不止一次被冻醒。后半夜,哗哗地下起大雨,这更冷得我们无法成眠……  

天蒙蒙亮,雨过天晴,我们便背起钓具,推着自行车,到河边寻找钓位去了。

昨夜那场雨给我们带来有利条件。河水涨了许多,有些浑,不太急,哗哗流淌。我们找到了一处河湾。这里距离河心有七八十米,河水在这里打着回旋。岸上就是牛场,向河湾流下来两股细细的浊水。临岸水里散布着大大小小的礁石。我们各人都选踞在一块较为平坦的礁石上面作为钓位,每人一竿,线上都串结三个鱼钩,用沙罐虫作饵,调整停当,即开始试钓。出乎意料,饵刚放不到两分钟,就开始有鱼咬钩了;十分钟内,居然三个人全都有了收获。都是高原特有的无鳞石斑鱼,每条尺把长,半斤左右。后来鱼儿咬钩越来越频繁,有时钓饵刚放沉下就有鱼儿来咬钩。每次提竿都没有空过,甚至常常一提竿就提起两条鱼来。这样高的上钩率从未遇见过,这使我们十分惊喜。我们都尽量把摘钩、装饵这些动作做得更迅速,还后悔每人没有多带一根钓竿。其实,多带一根钓竿还得多带一双手呀!

当早晨的太阳高高升起,鱼儿不咬钩了,于是我们收竿。清点收获,从早上6点多到8点,一个多小时,三个人加起来共钓得一百多条石斑鱼和白漂鱼,满载而归。

(本篇原载《中国体育报》2000年2月4日)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