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石翁谢礼波的博客

诗求含蓄文求实;石贵天然人贵诚。

 
 
 

日志

 
 

〔原创〕再论奇石小品“姓”什么  

2008-02-21 11:30: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答杨忠耀先生四个问题并进一步商榷

说明:本文原载《赏石文化》第11

 

拙文《奇石小品“姓”什么》旨在纠正杨忠耀先生《浅议奇石小品》文中对奇石小品的不确定义。该文在《赏石文化》第8期发表后,杨忠耀先生在《赏石文化》第10期《也谈奇石小品该姓啥》(见附录)文中向我提出了四个问题:一是“奇石小品该姓小吗?”二是“奇石小品姓少吗?”三是“奇石小品姓单吗?”四是“奇石小品不姓组吗?”

在回答杨先生问题之前,我想先明确一点,就是拙文中所谓的“姓什么”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这是一种形象的说法,也可以说是一种比喻。比喻虽然生动,但是俗话说,任何比喻都是蹩脚的。为什么“蹩脚”?其一在于比喻的语言总不如精密表述那样严谨,因此容易被人误解。所谓“奇石小品姓什么”,我的用意是,“奇石小品”这种事物区别于其它事物(例如组合石)的最本质的特点是什么。这里要把握的是“最本质的”特点,而非所有的特点。而杨先生却将“姓什么”理解为“具有什么特点”、“具有什么属性”,包括所有的特点或属性,以致认为拙文“言过其词(实)”。

现在我逐一回答杨先生提出的问题。

一“奇石小品该姓小吗?”我的回答是,的确姓小,不是该不该,而是它本来就姓小。因为只有小,才是奇石小品区别于其它形态奇石“作品”的本质特点。一切艺术作品均为如此,篇幅(规模)短小的作品才能称小品,否则只能称“大品”。

    关于“小品”这个概念的来源,关于“小品”与“大品”的区别,在拙文《姓什么》中已有论证,无妨摘录如下:“‘小品’一词,始见于〔南朝·宋〕刘义庆的《世说新语·文学》:‘殷中军(浩)读小品,下二百签,皆是精微。’〔晋〕殷浩,陈郡长平人,字渊源,好《老》《易》,当时负有盛名,其所读的‘小品’,可能即为《老》《易》经书简本。〔梁〕刘孝标《注》曰:‘释氏辨空,经有详者焉,略者焉;详者为大品,略者为小品。’刘孝标对《世说新语》这段话的注释使我们明白,小品是与大品相对而言的。小品与大品,区别在于略与详,也即篇幅的小与大,篇幅小的叫做小品,篇幅大的叫做大品。”

    关于“小品”的相对概念叫“大品”这种提法,可能有人会觉得陌生,难以接受,其实,“小品”与“大品”的确是一组相对的概念,这除了梁人刘孝标对《四说新语》的注释可以引证之外,尚有公元4世纪鸠摩罗什对《般若经》的翻译,他把较详的27卷本叫做《大品般若》,把较略的10卷本叫做《小品般若》,也可以为证。

    后人即据此将篇幅短小的随笔、杂感等文章统称为小品,例如《六朝小品》《唐人小品》《明人小品》等等,分别就是六朝人、唐朝人、明朝人短小文章的集子。可想而知,如果文章不是短小的,就没有资格被选入集子了。

    以上这些,都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小品”最本质的特征就是小。

    至于如今银屏上广受欢迎的“小品”,指的是一种短小的戏剧,它的特点,除了短小之外,还有容量小、人物少、场面简单、情节紧凑等特点。但应该看到,这些特点中,只有短小这一条,才是最本质的、起着决定性作用的特点,其它的特点都是因其而生的、附带的、非决定性的、非本质的特点。各种艺术门类的小品,例如音乐小品、绘画小品、雕塑小品、建筑小品等等,道理也是一样的,因篇幅关系,恕不赘言。

    奇石是否属于艺术品,现在赏石理论界尚无定论;奇石能不能称作品,也是没有定论。如果将奇石看作艺术作品,则组合的奇石是艺术作品,不组合的单件的奇石也是艺术作品。

奇石“作品”无所谓篇幅,就看规模或体量。个头大的、特大的,或组合的件数特多的,当然不能叫小品,只能属于中品、大品,或叫常品。

二“奇石小品姓少吗?”我的回答是,奇石小品不姓少,因为,件数少,只是奇石小品的属性之一,甚至不是奇石小品的属性,更不是奇石小品区别于其它形态奇石“作品”的本质特点,所以,“少”不是奇石小品的“姓”。但件数太多的奇石组合之作,就不能叫奇石小品了。例如新疆石友岳恩荣先生创作的人物奇石组合作品《水浒一百零八将》,虽然每个单件都不大,都属小型或微型的奇石,但整个作品共用108块人物造型奇石,它的几袈长420厘米、高63厘米、深28厘米,由4座“楼阁”和3条“长廊”共7部分组成,蔚为壮观。如此规模的奇石组合作品,难道能叫奇石小品吗?

这里须要商榷的是,杨先生提出了“奇石小品姓少,是指观赏要素少”的观点。我认为这样界定似乎意义不大。奇石的观赏要素,无非质、色、形、纹。每一块奇石都具有各自的质色形纹,不过是在供人观赏时,或曰人在观赏它时,各要素是居于主要地位还是次要地位罢了,怎么能说哪块奇石的观赏要素多,哪块奇石的观赏要素少?又怎么能说观赏要素少的就是奇石小品,观赏要素多的就是奇石大品呢?也许杨先生所指的是奇石的观赏内涵吧?那么,这样界定我认为也是意义不大。一块奇石的观赏内涵,不但与奇石的个头大小无关,而且一块奇石的观赏内涵,往往并非一成不变的。同一块奇石,张三看来内涵单一,李四可能看出内涵多多;同一块奇石同一个人看,昨天看来内涵简单,今天看来可能发现新的内涵,明天看来可能内涵十分丰富。若干块奇石组合起来,也会有这种情况。所以,怎么能够根据内涵的丰简多寡来划分奇石的小品与大品呢?

以欣赏要素的多少或作品内涵的丰简来区分其它各门各类艺术的小品与大品,也许可行,但也不尽然。建筑是艺术。园林里一座建筑小品,占地只有30平米;街上有座民用楼,占地3000平米,显然不能算小品,是大品。后者比之前者,观赏要素一定更多吗?艺术内涵、社会内涵一定更丰富吗?再说奇石。我们常说,奇石的内涵包罗万象,大至山川寰宇,小至一草一虫,都可以从奇石中找到。诚然如此;但这种说法指的是奇石的总体,而非某一块具体的奇石。包涵诸多内涵的奇石当然有,但的确非常罕见;常见的、大量存在的、一般的单块奇石,其内涵都是比较单一的。例如画面石,呈现的往往只是简单的一人或者一物或者一景,其内涵往往比绘画小品的内涵还要简单,或者只相当于绘画小品。造型石与雕塑小品比较,情况与此相同。如果凡是观赏内涵简单的奇石都叫奇石小品,则占绝大多数的奇石不论大小都应该叫做奇石小品,那么这个“奇石小品”的概念到底有多少意义呢?再说,单块的奇石内涵简单,组合起来的奇石,其内涵总要比单块时丰富一些吧?可是为什么组合起来的是小品,不组合的反而不是小品呢?这不能不说不合逻辑吧?

三“奇石小品姓单吗?”我的回答是,奇石小品不姓单,虽然常见的奇石小品多是未经组合的也即单块的,但是,单块不是奇石小品区别于其它形态奇石“作品”的本质特点,所以“单”不是奇石小品的“姓”。这一点在拙文《姓什么》中已经说得明白:“奇石,只要是小,即为小品;组合是小品,不组合也是小品。”这里我说了“组合是小品,不组合也是小品”,也就等于说,奇石小品可能是单块,也可能是多块奇石的组合,不一定是单块的。不知杨先生怎么会把“奇石小品只能是单块”的观点加到我的头上?杨先生在谈到“手玩石”后批评我说:“不能说只准玩单块奇石,几块奇石一起玩就不算手玩石了。”这更令人摸不着脑袋,拙文中哪一处说了“几块奇石一起玩就不算手玩石”的话呢?看看拙文,在关于手玩石一段中,我只是根据钟瑞鹏石友关于手玩石等同于奇石小品这个意思,引出了奇石小品只取决于奇石体积的小而不受组合与否的限制这样一个结论,全无“只准玩单块奇石……”之意,好在有文为证,读者只要翻翻拙文便知,不必赘言。批驳对方的观点,应该是对方文章中的确有这个观点;对方并无这个观点,你无中生有强加于人,然后批之,如此这般,我看也是有失石友风度的。

四“奇石小品不姓组吗?”我的回答是,奇石小品不姓组,因为组(组合)不是奇石小品区别于其它形态奇石“作品”的本质特点。但这并不等于说奇石小品不可以组合。在拙文《姓什么》中,我是说了“奇石小品应该是小型或微型的奇石,而不应该是‘组合的奇石’”这样的话。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应该以小型、微型作为“小品”的必要条件,而不应该以“组合”作为它的必要条件。这句话可能会引起杨先生的误解。但是,我在紧接的后文,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奇石只要是小,体积小,即为小品;组合是小品,不组合也是小品。”为什么杨先生会视而不见,说我认为奇石小品不可以是组合的呢?

需要说一说的还有,杨先生提出了如下看法:“一块天然石不经人的观赏、创作不可能成为一件奇石小品。”这个看法对不对呢?也对,也不对。

不论奇石小品还是奇石大品,都是奇石。天然石又叫野石。奇石与野石的区别,就在于是否经过人的观赏、创作。观赏,有创作前的观赏,也有创作后的观赏。前者主要属于创作前的准备,后者主要属于创作后的欣赏。可见,中心问题还是创作。没有人的创作,就没有奇石,只有野石。对奇石进行摆布、组合,诚然是一种创作;但是,创作,并不是非对奇石进行组合、摆布不可。“创作”应该是广义的。根据石象(石头的造型、纹理画面等),赋予石头以一定的文化艺术内涵,这个过程,即是对石头进行创作。不言而喻,小品的奇石须要创作,大品的奇石也须要创作,而且更须要创作;组合的奇石须要创作,不组合的单件的奇石也须要创作。换言之,创作出来的奇石,可能是组合的,也可能是单件的;可能是小品,也可能是大品。所以,上引杨先生那句话,如果是说,不经过人的创作的石头只能是野石,不是奇石,即是对的;如果是说,经过人的创作的石头都是奇石小品,就不对了。

说了这么多,主要是把拙文《姓什么》中某些被杨先生误解的或未能注意到的观点讲明白,以免给其他读者造成误会。我与杨先生商榷,并不是非得争个你错我对,而是希望通过讨论达成共识。也可能我的观点是错的。如果我的观点的确错了,我会欣然接受正确的观点。□

 

附    杨忠耀原文:也谈“奇石小品”该姓啥

 

说明:本文原载《赏石文化》第10期(2004年)

 

非常感谢《赏石文化》给爱石者提供学习园地,更应感谢谢礼波先生对后学拙作的斧正,下面谈点学习心得与谢先生及有兴趣石友切磋。

一、“奇石小品”该姓小吗?

和一般小品一样,奇石小品也该是简洁短小的作品,从这一点出发说奇石小品姓小无可指责。但是不能说“奇石小品应该是小型,或微型的奇石”,“奇石只要小,体积小,即为小品”,因为奇石小品的创作是作者对奇石观赏要素体认、分析、创造、思维的结果。不是由奇石的大小来决定的。奇石的观赏要素的复杂程度是决定于奇石形成所经历的地质过程。因此不能认为小石头才能创作小品,大块、中块就不能创作小品。更不能说“只要奇石小,体积小即为小品”,一块天然石不经人的观赏,创作不可能成为一件小品。

二、“奇石小品”姓少吗?

奇石是有观赏价值的天然石体,其观赏要素的丰富程度各异,不同石友对其体认的角度和深度也不一样。本人认为能否构成奇石小品不在于奇石个头大小及数量多少,而在于观赏要素丰简程度。可以认为观赏要素简单的奇石有利于用来创作小品,当然不可否认奇石个数多了也能使观赏要素丰富,但组成小品的主要是观赏要素简单或称少,而不是专指奇石个数少。

三、“奇石小品”姓单吗?

先生根据钟瑞鹏石友认为“手玩石”也称小品,又进一步明确小品石不仅姓小,而且不姓组,按谢先生对钟石友文章的理解认为对“手玩石”未加“组合”限制,还泛指“赏石家”认为单块小型奇石称“奇石小品”。本人受文化限制接触赏石家机会太少,但对钟石友的文章本意我和谢先生有不同理解,“手玩石”在文中未见严格定义,但不能说只准玩单块奇石,几块石头在一起玩就不算“手玩石”了。何况就在钟石友文章中就指出十二生肖石,文字石等,请谢先生注意有些手玩石就是要“组合”才好玩的。至今还未发现十二生肖石在一块奇石上出现的情况。谢先生批评指出不能认为“组合”是创作奇石小品的唯一形式,但不能犯同样毛病,认为奇石小品姓单。

四、“奇石小品”不姓组吗?

先生认为“常见的奇石小品,都是未经组合的单块奇石”。因此对我的拙文――“浅议”批判为“不正确”,“谬误”“奇谈怪论”不一而足。但是我不能苟同谢先生的看法。因为我看到的奇石小品都是组合而成的。如前所述,由于某些奇石观赏要素简单,组合以后可以为拟人化,品格化创造条件,扩大奇石资源的开发利用。有益于创造更深刻的主题表现。谢先生所见到的单块奇石不妨举例交流,以便帮助我们提高赏石水平。我平心静气的说,奇石小品不一定都是组合的,但也不能说没有组合的,更不能说奇石小品不姓组,只姓单。在石友间切磋石文化,直爽指出缺欠是值得提倡的,但应切忌言过其词,否则就有失石友风度。

五、简单小结:

从奇石小品是简洁、小型赏石作品角度来说它姓小无可指责,但这个小决不是小石头的小,从这一角度说它不一是姓小;奇石小品姓少又不姓少,姓少是观赏要素简单,不姓少是指不能根据石头个数多少来定义奇石小品;奇石小品有姓组的,也许还有姓单的,让更多石友的赏石实践来证明吧。□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