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石翁谢礼波的博客

诗求含蓄文求实;石贵天然人贵诚。

 
 
 

日志

 
 

〔原创〕组石与组合石  

2008-01-14 09:38:21|  分类: 赏石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达到某种观赏效果,或者表现某一主题,将有限的若干件奇石,按一定的要求组合成为一个奇石集体(为了行文方便,本文苟且将其表述为“集体”或“奇石集体”);这样一个集体,应如何称谓?有人说应该叫组合石,不能叫组石;有人说应该叫组石,不能叫组合石;有人说可以叫组石,也可以叫组合石。哪种观点对呢?我的观点跟这三种观点均不相同,现述如下,供同道讨论。

观察了一些奇石集体,我发现,实际上存在着两个不同的类型,正好分别符合“组石”“组合石”两个称谓。这样,两个称谓各有所指,不宜混用;既不能只见组石,不见组合石,也不能只见组合石,不见组石。

作为审美对象,“组石”之称,其词性跟组诗、组歌、组曲、组画这些称谓是一样的。在这些称谓中,“组”指的是有限的若干个同类审美对象的集体。说白了,在这里,“组”是个量词。组诗,就是一组诗;组画,就是一组画,余者类推。无论组诗、组歌、组曲、组画,其构成“组”的每一个单件,都具有相对的独立性,离开所构成的“组”,它仍然是一件完整的作品。例如,国画中的梅兰菊竹四条屏,置于一处即是组画,分开来即是各自独立的、完整的四幅画。又如《长征组歌》,它是由《告别》《突破封锁线》……《大会师》等十首歌曲组成的。这十首歌,分别以当年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十个代表性的历史事件为背景,讴歌了彼时彼地红军和革命民众的豪情,讴歌了毛泽东革命军事路线。这十首歌,组合起来是一部完整的长篇历史颂歌,而每一首歌都可以单独拿出来演唱,每一首歌都是一首完整、独立的历史颂歌。更有一种组歌,是把内容相关的若干首歌曲临时组合起来,冠于一个临时题目而成的。这种组歌,各单件作品创作年代参差,作者不同,风格有别,其独立性更是显而易见。组画、组歌是这样,组诗、组曲也同此理。组石呢?应该也同此理。所以,只有那些可以分开观赏,并且分开后各单件的观赏价值依然不变的奇石集体,才能叫做组石。

例如,有人将四块石头陈列在一处,构成一个奇石集体,命名《高原风光》。这四块石头分别表现了高原之春、之夏、之秋、之冬,故而分别命名《高原之春》《高原之夏》《高原之秋》和《高原之冬》等。当然,这四块石头都可以分开来单独观赏,而且每块石头的观赏价值,在其分、合状态下都是完全一样的。那么《高原风光》这个奇石集体,应该叫组石还是应该叫组合石呢?我以为应该叫组石。这是因为,构成这个集体的每一单件,都具有独立观赏性。四块石头,组合起来是表现高原的四季风光,分开来则分别表现高原的春、夏、秋、冬各季风光。它们分开来时各自的审美内涵,与组合起来时各自的审美内涵是一致的。这跟《长征组歌》中十首歌曲在分、合不同状态下,各自的审美职能没有变化,其特点是完全一样的。所以,《长征组歌》叫组歌,《高原风光》也应该叫组石,意即一组具有同等观赏价值的奇石也。

另有一种奇石集体,与上述这种奇石集体颇不相同:

例如:北京连丽雪女士选取三块河卵石置于一个底座上。这三块石头,要说是三个人,它们却并不怎么形似,但由于三块石头各自不同的形状特点,加上策划者在“现场”配上了一只倒地的水桶,这就使观者很容易联想到“三个和尚没水喝”的寓言故事;而那三块不同形状的石头,便是高矮胖瘦体形不同的三个和尚了。这个命名为《三个和尚》的奇石集体,应该叫组石,还是应该叫组合石呢?我以为应该叫组合石。因为这个集体里的三块石头,只有组合起来才是“三个和尚”,如果分开,每块石头都不是“一个和尚”,甚至有的还可能失去观赏价值。

又如:青海杨可孝先生将一块画面石和一块文字石置于一个底座上。画面石是一个宽袍大袖、弯身作揖的古人,文字石是一个“石”字,两石组合,谁一看都知道这是《米颠拜石》了。这个奇石集体,应该叫组石还是应该叫组合石呢?我以为,这也应该叫组合石。因为,尽管两石分开来都有一定的观赏价值,但是,那“人”离开了“石”,则很难说是米颠;那“石”字离开了“米颠”,不过是一块文字石而已,更不能代表米颠所拜之石了。再说,那块画面石,画面偏左而且人物左向;那块文字石的文字则严重偏右,这都属严重缺陷;但一经组合,“人”在右,“石”在左,画面偏左而形象左向的“人”恰似欲从石中走出,对着那“石”弯身作揖。这样,画面不居中不但不成为缺陷,倒好像是特意定制出来的一样,两块石头都获得了意想不到的生命力。

以上两例,不管是《三个和尚》还是《米颠拜石》,其共同的特点是:用于构成集体的每一单件,在分、合两种不同状态下,其内涵、其观赏价值有着根本性的不同。这样的奇石集体,跟《高原风光》那样的奇石集体,是性质不同的两个类型。《高原风光》类型的特点在于“组”,是具有同等、独立观赏价值的若干单件汇聚起来的集体。《三个和尚》《米颠拜石》类型的特点却不在于“组”,而在于“合”。合,使每个单件的内涵和观赏价值发生了质的飞跃。这种奇石集体,已经失去了“组”的属性(不是一组具有同等观赏价值的单件),而以“一件”(组合起来的一件)的身份出现在观赏者面前。它们已经不能分开,如果分开,其“合”之时的内涵、观赏价值立刻荡然无存。若将这种奇石集体也叫组石,那么便抹杀了两种类型奇石集体的区别,也使组石失去了与组歌、组诗、组画、组曲等等以“组”为其特点的艺术形式相提并论的资格。

这就是组石与组合石的主要区别。下面再观察它们另外的一些区别。

其一,组合石表现的内容,往往选取人们熟知的典故、寓言或各种文艺作品中的人物、故事,或策划者从生活中抓取得来的题材,常有情节性,主题鲜明,感情色彩较为强烈,文化内涵较为丰富;组石一般是将具有类似内涵的奇石组合起来,以达到某种观赏效果,例如《动物组石》《人物组石》或专题性较强的奇石集体等等,不要求有情节性,主题不鲜明或无主题,一般地说,其文化内涵不如组合石丰富,感情色彩不像组合石那样强烈。

其二,组石的各个单件组合得较为松散,组合石的各个单件组合得较为紧密,不管是内涵还是形式,均为如此。例如,策划一组《人物组石》,只要将若干件具有人物形象的奇石陈列在一起就算完成了,人物关系大可不必顾及,是什么人物也无所谓,多一两件少一两件都可以,最多讲究一下石种统一、观赏要素统一就行了;若要策划一组《将相和》组合石,就要选取符合特定人物特定形体姿势的两块石头,按一定的构思要求――例如体量关系、位置关系、照应关系等等――加以配置,容不得一点草率。

其三,组石一般不要求布置在同一个底座上,将各自独立的石头陈列在一个展台上或者在一个陈列架上就可以了,形式多是松散的;组合石则要求将一个奇石集体的所有单件都布置在同一个底座上,首先在外观上给人一种整体感。

其四,配件对于组石来说,几乎都是多余的;而对于组合石来说,则有时是必不可少的,例如上述《三个和尚》中那个水桶。

以上所议,不一定正确,恳望同道指正。

(本文原载《石语》报2003年第2期)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